当前位置:首页 > 亚博新闻


品牌新闻

康泰医学下滑:近3年净利2年跌 产品降价毛利率降

原标题:康泰医学下滑:近3年净利2年跌 产品降价毛利率降  中国经济网  编者按:7月24日,证监会同意康泰医学系统(秦皇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泰医学)等4家公司的创业板IPO注册。  康泰医学于2016年1月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2017年9月终止挂牌,并在2018年6月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由申万宏源担任主承销商。  公司主要从事医疗诊断、监护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涵盖血氧类、心电类、超声类、监护类、血压类等类。康泰医学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100万股,拟融资2.96亿元,其中2.19亿元用于医疗设备生产改扩建项目,7701.81万元用于智能医疗设备产业研究院项目。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胡坤,中国籍,无境外永久居住权。2014 年6月至今任康泰医学董事长,在发行前持有公司52.16%的股份。  胡坤有亲属6人在公司任职,父亲任仓储部经理、弟弟任总务部经理、弟媳为办公室职员、妹妹为财务部副经理、妹夫任采购部经理、妻妹任生产部副总监。另外,康泰医学总经理杨志山的儿子、儿媳也在公司,分别担任电子商务部经理、国际贸易部销售工程师。公司监事会主席李学勇、副总经理付春元、副总经理许云龙各自的配偶也在公司任职。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4亿元、4.42亿元、3.98亿元、3.63亿元和3.8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153.35万元、1.03亿元、7705.72万元、6203.10万元和7378.12万元,其中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下滑。康泰医学2016年业绩是其巅峰,其后三年净利均与该年有差距。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28亿元、4.73亿元、4.03亿元、3.58亿元和3.81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22.93万元、1.31亿元、1.18亿元、2980.61万元和5021.83万元。  上述数据可以发现,康泰医学的经营规模较小,鱼跃医疗、理邦仪器、宝莱特等同行均是业绩稳步增长,但康泰医学却表现出停滞不前的态势。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康泰医学红外体温计、血氧类及监护仪等疫情防控相关产品的销量及价格上升。2020年1至6月,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7.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1.17%;净利润为3.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20.05%。  公司预计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为12.50亿元,较上年增长222.79%;净利润预计为5.47亿元,较上年增长641.95%。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52.57%、47.85%、49.31%、48.03%和47.25%,毛利率呈现逐年下跌趋势。而同行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4.72%、45.94%、46.19%、45.20%和46.14%,呈现出上升态势。  康泰医学的主要产品中,除超声类产品出现微幅上涨外,其他产品2019年的售价均出现下滑,尤其是心电类产品价格腰斩,从2017年的1951.22万元/台,下降至1025.11万元/台。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负债合计1.30亿元、1.24亿元、1.08亿元、6614.02万元和9597.73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12%、24.58%、19.42%、11.50%、14.13%,流动比率分别为2.39、3.21、4.57、8.51和4.75,流动比率分别为1.04、1.94、3.24、6.41和3.17。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康泰医学的存货金额分别为1.61亿元、1.42亿元、1.25亿元、1.12亿元和1.28亿元,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02、1.51、1.49、1.55和1.66,公司的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水平。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康泰医学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314.02万元、3217.41万元、3245.18万元、4744.79万元和5787.88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2.04、13.54、12.31、9.08和7.35。  上述同期,公司坏账准备分别为198.46万元、276.12万元、1261.05万元、1561.55万元和384.77万元。其中2017年坏账准备快速上升,主要是由于大客户远程集团资金链断裂带来的麻烦。  2015年,远程集团旗下的远程心界位列康泰医学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达1239.87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36%;2016年,远程心界及远程集团旗下的晟康铭健、金卫运通为康泰医学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达4245.39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合计为9.6%;2017年,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和远程京卫3家企业共销售了3253.32万元,占比为8.19%。  然而,远程集团2017年出现了经营状况不佳、资金链断裂的情形。因此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1411.71万元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坏账准备。由于无可执行财产,2019年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合计1318.02万元无法收回的货款进行了核销。  康泰医学或存在压低董监高及员工薪酬、提高利润水平的情形。2019年,公司的董监高的年度薪酬基本在20万元左右,监事杨波的年薪为7.51万元,薪酬最高的董事长胡坤也仅有25.2万元。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同行业的宝莱特高管薪酬均在40万以上。  2019年,康泰医学支付住房公积金为274.90万元,公积金缴纳人数为1171人,折合每人每月公司为员工缴纳的公积金金额仅有195.63元,按照公司最低缴纳标准5%来算,员工每个月的薪酬约为3912.6元。特别是康泰医学研发人员2019年的平均薪酬仅9.8万元,月薪刚到8000元,与同行公司甚至其他制造业企业研发人员的薪资水平存在差距。  另外,康泰医学2012年开始与上海熙康门诊部有限公司、邯郸市熙康医院有限公司、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福州仓山区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上海熙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合作,但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查询,上述企业设立时间均在2012年之后,邯郸市熙康医院、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更是分别成立于2018年8月、2019年2月,比合作时间晚了6至7年。上述企业还存在多次违规,上海熙康健康管理在2015年9月,因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被上海市卫计委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值得关注的是,天眼查显示康泰医学的董事、总经理杨志山此前曾任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康泰医学董事王桂丽女士也曾在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职。  而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8年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该公司的参股公司山东青联投资有限公司是P2P平台“握握贷”的运营方,“握握贷”此前也曾因无法偿付投资人资金而被投诉。康泰医学如果与“爆雷”的P2P存在关联,这背后的蕴含风险值得关注。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在2015年3月、2016年4月和11月分配现金股利2186.28万元、1539.00万元和1.07亿元,合计1.45亿元。2017年6月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红股6.6股,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7股。2018和2019年,公司未进行利润分配。  医疗诊断企业登陆创业板董事长、高管多个亲属任职  康泰医学前身为康泰微电子,设立于1996年7月,是一家从事医疗诊断、监护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致力于医疗诊断、监护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涵盖血氧类、心电类、超声类、监护类、血压类等多个大类。  招股书显示,胡坤在发行前持有52.16%股份,是康泰医学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胡坤,中国籍,无境外永久居住权,2014年6月至今任康泰医学董事长。  胡坤的家庭成员有6人在公司任职,其中父亲任仓储部经理、弟弟任总务部经理、弟媳为办公室职员、妹妹为财务部副经理、妹夫任采购部经理、妻妹任生产部副总监。  另外,康泰医学总经理杨志山的儿子、儿媳也在公司,分别担任电子商务部经理、国际贸易部销售工程师。公司监事会主席李学勇的配偶也在公司任职,2名副总经理付春元、许云龙的配偶也在公司任职。  业绩波澜不惊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4亿元、4.42亿元、3.98亿元、3.63亿元和3.8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153.35万元、1.03亿元、7705.72万元、6203.10万元和7378.12万元。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28亿元、4.73亿元、4.03亿元、3.58亿元和3.81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22.93万元、1.31亿元、1.18亿元、2980.61万元和5021.83万元。  由此可见,康泰医学近年来业绩变动不大,虽然2019年各项经营数据较上一年有所企稳,但仍低于2016年。  康泰医学的经营规模较小,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处于垫底位置。鱼跃医疗、理邦仪器、宝莱特等同行均是业绩稳步增长,但康泰医学却表现出停滞不前的态势。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红外体温计、血氧类及监护仪等疫情防控相关产品的销量及价格上升,导致公司2020年1-6月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较上年同期出现大幅增长。  2020年1-6月,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 7.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1.17%;净利润为3.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20.05%。  2020年全年,康泰医学的营业收入预计为12.50亿元,较上年增长222.7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5.47亿元,较上年增长641.95%。  外销占比近七成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外销收入分别为1.84亿元、2.18亿元、2.65亿元、2.77亿元和2.79亿元,占当期收入七成左右。其中对美国收入占外销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2.04%、35.02%、31.37%、29.25%和25.30%,各国收入中美国业务收入占公司外销业务收入比例最高。  2018年7月6日,美国对我国约34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加征关税清单包括了康泰医学出口到美国的超声类、监护类、心电类和其他产品等,后续加征关税措施没有新增涉及公司相关产品。  2017年至2019年,公司上述涉税产品出口到美国的收入分别为2735.89万元、3035.78万元、2883.2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94%、8.47%和7.54%。  毛利率逐年下降产品售价多数下滑  康泰医学的毛利率与同行毛利率变动趋势也不一致。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2.57%、47.85%、49.31%、48.03%和47.25%,呈现逐年下降。而同行的均值分别为44.72%、45.94%、46.19%、45.20%和46.14%,呈现上升态势。  康泰医学称毛利率下滑主要受其主要产品价格下滑所致。数据显示,公司主要产品中,除超声类产品出现微幅上涨外,其他产品2019年的售价较2017年均有所下滑,尤其是心电类产品价格腰斩。  负债增长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负债合计1.30亿元、1.24亿元、1.08亿元、6614.02万元和9597.73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91.59%、90.23%、87.90%、80.99%和84.56%,主要为应付账款、短期借款、预收款项和应交税费。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12%、24.58%、19.42%、11.50%、14.13%,流动比率分别为2.39、3.21、4.57、8.51和4.75,流动比率分别为1.04、1.94、3.24、6.41和3.17。  上述同期,行业可比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19.36%、21.20%、22.04%、19.47%和22.38%,流动比率分别为5.08、4.04、3.48、3.68和4.10,速动比率分别为4.28、3.54、2.92、2.95和3.27。2019年末康泰医学的速动比率略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存货波动不大 周转率低于同行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康泰医学的存货主要是原材料、在产品、产成品,存货金额分别为16,132.71万元、14,247.25万元、12,493.37万元、11,250.45万元和12,807.65万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6.70%、39.70%、28.93%、24.69%和33.25%。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康泰医学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02、1.51、1.49、1.55和1.66,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21、3.72、4.00、3.53和3.22,公司的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水平。  应收账款逐年上升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康泰医学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314.02万元、3217.41万元、3245.18万元、4744.79万元和5787.88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1.65%、7.28%、8.16%、13.08%和14.95%。  2015年至2019年各期末,公司坏账准备金额较大,分别为198.46万元、276.12万元、1261.05万元、1561.55万元和384.77万元。  同期,康泰医学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2.04、13.54、12.31、9.08和7.35,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7.05、6.33、6.47、6.44和6.01。  大客户远程集团资金链断裂超千万货款无法收回  值得关注的是,康泰医学面临的来自于大客户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远程集团)的麻烦。  招股书显示,公司与远程集团的合作始于2014年,主要向其旗下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远程心界)、北京晟康铭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晟康铭健)、北京金卫运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卫运通)和北京远程京卫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远程京卫)销售心电类产品。  2015年,远程心界位列康泰医学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达1239.87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36%;2016年,远程心界及晟康铭健、金卫运通为康泰医学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达4245.39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合计为9.6%;2017年,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和远程京卫3家企业共销售了3253.32万元,占比为8.19%。  然而,远程集团2017年出现了经营状况不佳、资金链断裂的情形。天眼查显示,远程心界2018年3月以来,45多次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费单位和失信被执行人,而晟康铭健自2018年12月以来,37次被法院列入被限制消费单位和失信被执行人。  受此影响,2018年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1411.71万元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坏账准备,并分别于2018年6月19日和2018年6月28日取得了民事判决书和民事调解书。  2019年3月25日,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2019】京0118执591号),因晟康铭健无可执行财产,法院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2019年1月2日,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2018】冀0391执654号),因被告无可执行财产,法院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2019年,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合计1318.02万元无法收回的货款进行核销。  高管及员工薪酬较低  据《财经参考》报道,为了提高利润水平,康泰医学或存在压低董监高及员工薪酬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的董监高的年度薪酬基本在20万元左右,董事长胡坤薪酬最高,但也仅有25.2万元,监事杨波更是年薪只有7.51万元。  康泰医学虽没有列入同行薪酬水平,但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同行业的宝莱特高管薪酬均在40万以上,董事长总裁燕金元的薪酬更是达136.1万元。鱼跃医疗董事长吴光明年薪为65.2万元,财务总监刘丽华年薪为60.68万元,董事会秘书陈坚年薪为87.67万元。而迈瑞医疗董秘李文楣2017年年薪就已达296万元,董事长、总经理薪酬更是分别高达1933万元、1874万元。  财经参考翻阅康泰医学招股书发现,公司未披露员工工资,但招股书给出了社保和公积金数据。2019年公司支付住房公积金为274.90万元,公积金缴纳人数为1171人,折合每人每月公司为员工缴纳的公积金金额仅有195.63元,按照公司最低缴纳标准5%来算,员工每个月的薪酬约为3912.6元。  这个水平略高于秦皇岛地区的城镇私营单位平均水平,但与当地城镇非私营单位差一大截。河北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秦皇岛地区城镇私营单位的年度平均工资为43,453元,非私营单位平均年度工资为76,608元。  研发人员月薪仅8000元  2015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研发费用分别为3011.91万元、3831.25万元、3500.71万元、3439.48万元和4056.7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59%、8.67%、8.80%、9.48%和10.48%。  康泰医学表示,“公司重视研发投入,报告期内研发投入均保持在较高水平。在此背景下,公司新产品开发成效显著,研发产出能力较强,近年来先后根据市场需求成功研发了健康一体机、红外体温计等产品,推动了企业创新实力进一步增强。”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末公司拥有研发人员334人,占公司总人数的27.83%;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260人,占研发总人数的77.84%;核心技术人员5人,占公司总人数的0.42%。  招股书显示,2019年康泰医学研发费用中的工资及其他人工成本费用为3268.12万元。以此计算,康泰医学研发人员2019年的平均薪酬仅为9.8万元,月薪刚到8000元,与同行公司甚至其他制造业企业研发人员的薪资水平存在差距。  多版招股书数据存出入  从2018年6月至2020年7月16日,康泰医学向证监会共递交了5版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据壹财信报道,公司2018年两版招股书与2020年三版招股书存在出入,同一年份的招股书之间数据却无出入。  一是境内销售数据相差百万。2018年6月版招股书披露,康泰医学2017年境内销售金额为13,240.99万元,境内外合计销售金额为39,780.45万元。而2020年7月版招股书披露了2017年境内销售金额却为12,867.55万元,境内外合计销售金额为39,407.02万元,两版数据相比,2020年7月版招股书中少了373.44万元,因为勾稽关系合计销售数据也存在同样数额的差距。  二是资产减值损失由正转负。2018年6月版招股书披露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为1,269.55万元,而2020年招股书则披露其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为-1269.55万元,转为了负数,两版招股书中对于资产减值损失科目内容组成解释也一致。  由于勾稽关系,营业总成本数据也出现了差异。 2018年6月版招股书披露,康泰医学2017年营业总成本为32,872.83万元;而2020年7月版招股书则披露这一数据变成了31,603.28万元,2020年7月版招股书中营业总成本恰好少了1269.55万元 。  专利诉讼缠身  2017年至2019年,康泰医学的血氧类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是33.73%、34.48%和28.56%,是公司收入占比最高的产品。  但近年来康泰医学的血氧类产品被知识产权专利诉讼缠身。  2018年1月,北京超思电子技术以康泰医学生产的指夹式脉搏血氧仪CMS50D、CMS50D+、CMS50E、CMS50H、CMS50QB和CMS50N系列产品侵犯其注册号为2006100891529,名为“一种查看指夹血氧计测量数据的方法及其指夹血氧计”的专利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因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决定该项诉讼涉及的相关专利权要求无效,2018年10月17日,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超思电子撤销对康泰医学的起诉。  但是,超思电子与康泰医学在美国的官司还未结束。2018年2月1日,北京超思电子向美国伊利诺伊北区联邦地区法院递交了诉康泰医学及其子公司美国康泰的《北京超思的初步禁令动议》,请求法院签发初步禁令,禁止康泰医学及其子公司制造、使用、销售、许诺销售或进口侵权血氧仪或任何侵犯308专利的其他形式的血氧仪。  2019年9月,该案举行了马克曼听证会,双方当事人向法官辩论涉案的专利中某些有争议的权利要求条款的含义,并提供支持这些论点的证据。2019年10月,本案在法官主持下召开了调解会议,由于双方的和解主张相差甚大,未能达成任何和解协议。该案已由美国伊利诺伊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受理,截至2020年6月20日仍处于诉讼程序中。  康泰医学在招股书中表示,美国专利诉讼中涉及的血氧仪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是3.93%、2.78%、2.89%,其中与308专利技术相关按键式血氧仪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是3.36%、0.55%、0%,相关产品收入占比较小,公司经营并不依赖涉诉被指控或提及的血氧仪产品。  此外,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3月,恩普生医疗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称康泰医学侵害其拥有的2011202763697号,名为“便携式尿液分析仪”的实用新型专利,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康泰医学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此专利产品”,“销毁制造涉案侵权产品的模具及库存侵权产品,同时要求赔偿恩普医疗经济损失282.03万元”。  2017年11月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决定该项诉讼涉及的相关专利权要求无效,11月21日,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该案已获准撤诉。  客户数据涉嫌造假还未成立便已合作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与上海熙康门诊部有限公司、邯郸市熙康医院有限公司、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福州仓山区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上海熙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时间均开始于2012年。  但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查询,上述企业设立时间均在2012年之后,邯郸市熙康医院、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更是分别成立于2018年8月、2019年2月,比合作时间晚了6至7年。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而上述企业还存在多次违规,上海熙康健康管理更是在2015年9月,因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被上海市卫计委出具了浦第222015001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立即改正并处罚款。  核心高管人员涉“爆雷”P2P平台?  据环球网报道,天眼查显示康泰医学董事、总经理杨志山此前曾任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康泰医学董事王桂丽女士也曾在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职。  而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8年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该公司的参股公司山东青联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9.23%)是P2P平台“握握贷”的运营方,“握握贷”此前也曾因无法偿付投资人资金而被投诉。  另外,杨志山担任董事长的秦皇岛科泰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其中持股33.33%股权的股东秦皇岛市科技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有子公司“秦皇岛红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而北京茶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中,既包括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包括山东红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秦皇岛科泰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地址是青黄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秦皇西大街112号科技楼3楼,而康泰医学的注册地址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秦皇西大街112号。  如果天眼查信息属实,杨志山这段职业经历,为何没有体现在康泰医学的招股书中?康泰医学如果与“爆雷”的P2P存在关联,这背后的蕴含风险值得关注。  大供应商不见踪影  据壹财信报道,康泰医学2018年两版招股书中披露的2017年第五大供应商在2020年版招股书中不见了踪影。  2018年6月和12月两版招股书披露,康泰医学2017年整体排名的第五大供应商为北京博京电子有限公司(简称博京电子),采购金额为611.01万元,占比4.04%。  企信网显示,博京电子于2010年3月成立,注册资本为850万元,股东为张立玉、蒋瓦丁,经营范围为销售机械设备、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通讯设备、电子产品、五金、交电、家用电器等。截至最新版招股书签署日,也未进行企业名称变更。  而2020年三版招股书披露,对供应商进行了细化分类。据2020年7月16日招股书注册稿,2017年康泰医学向供应商采购电子元器件、组装用料、原件配料、包装用料、低值易耗品及其他六大类,其中因为电子元器件、组装用料合计占采购总额比例超80%,因此招股书用将该两类的产品细分为集成电路、二极管、显示器及配件、金属件、阅读器、组装用液晶屏及配件6类。  在各细分类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可以找到2018年版招股书披露的前四大供应商,但唯独第五大供应商博京电子在招股书中不见了踪影。  据2020年三版招股书,康泰医学2017年集成电路、二极管、显示器及配件、金属件、阅读器、组装用液晶屏及配件等6类的第五大供应商采购产品金额分别为137.24万元、33.66万元、12.70万元、13.30万元、0.18万元、25.13万元,各类别的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相加仅为222.21万元。  显然,无论是康泰医学向博京电子采购上述产品中的任意类产品还是全部类别的产品,都应该会至少出现在其中某一细分类的前五大供应商行列。  虽然除了电子元器件、组装用料,康泰医学还采购了原件配料、包装用料、低值易耗品及其他,采购金额分别为1,142.07万元、834.87万元、391.80万元,但是招股书中对于这些采购的具体情况并未披露,而博京电子是以电子产品为主,也与之不相匹配。  此外,尽管2020年招股书中博京电子不在大供应商之列,但是报告期内均列应付账款前五名。  康泰医学没有更换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而在2020版招股书中对供应商进行类别细分后, 此前位列2017年第5大供应商的博京电子为何不见了踪影,康泰医学或应作出解释。  分红1.45亿元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2015年3月12日召开的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公司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2186.28万元。  2016年4月12日召开的公司2015年度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公司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1539.00万元。2016年11月12日召开的公司2016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公司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1.07亿元。上述三次合计分红1.45亿元。  2017年6月4日召开的公司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红股6.6股,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7股,上述股利分配已于2017 年6月实施完毕。2018和2019年,公司未进行利润分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亚博|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