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博新闻


品牌新闻

提议总统大选延后举行 特朗普早已打算翻脸不认结果?

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称,11月的邮寄投票可能导致造假或结果失真,届时对“美国将是一大耻辱 ”,“延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恰当、保险和安全的投票?”  特朗普此话一出,立刻激起了美国政坛和学界的强烈反应,不少共和党议员更是立即划清与特朗普的界线。美国联邦法律规定,每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固定在11月的第一个周二举行,今年的大选已经定在11月3日。具备权力修改日期或变更选举安排的只有有权修改联邦法的参众两院。  俄亥俄州立大学选举法教授弗利(Edward Foley) 指出,“总统(在这议题上)完全没有权力……国会才有这个权力,但是我无法想象国会更改选举日期。”  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特朗普发推文之后也引用宪法在推特上回应:投票时间由国会决定,这个时间应该全美国同步。  变更选举日期显然也是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的红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肯塔基州议员麦克康奈尔(Mitch McConnel)回应表示,投票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接着,他进一步对肯塔基地方电台指出,“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中,不管是战争、大萧条、内战,我们从未不依照联邦规定的日程准时投票,11月3日那天我们也会找到方法再次投票。”  共和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也立即表示,选举应该照计划举行。他强调,美国历史上从未有更改选举日期的前例。美国在内战期间、在1918年-1920年间的大流感,甚至第二次大战都没有延迟选举。  提议遭到强烈反对的特朗普在当天下午记者会又改口称,“我不想延迟(选举),我想举行选举……但是我不想三个月后发现很多选票不见,选举(其实)没有意义……我不想要有一个扭曲的选举。”  无论特朗普如何自圆其说,试图延期选举可能引发的政治和法律风暴已经慢慢形成。前总统小布什的新闻发言人弗莱舍(Ari Fleischer)指出,“如果我是总统,我会马上删除这个推特。这个建议不是任何人,特别是总统,可以测试的。我们的民主基础是大家都知道规则且人人适用的选举。选举日是也将是11月3日。总统先生,请不要假装搅乱这个议题,这是非常有害的想法。”  自相矛盾的疫情评估  美国因应对新冠病毒不力已造成超过15万人死亡,但是特朗普对疫情的态度却一再改变。考虑疫情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再三强调疫情并不严重,呼吁州政府应重新开放经济活动、准备让学校重新开学。现在为了延迟选举,他又强调疫情和投票可能带来的危险。  公共卫生专家确实警告,亲自投票可能造成病毒的传播,因此负责举行选举的州政府正考虑是否加强邮寄投票的安排。  目前有五个州安排全州邮寄选票,包括华盛顿州、夏威夷、科罗拉多州、犹他州、奥勒冈州,这些州将会直接把选票寄给选民。特朗普阵营担心如果邮寄选票的选民比例增加,负责运送选票的美国邮政是否能支撑。  尽管特朗普再三质疑邮寄选票可能遭到选票造假的问题,不过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邮寄选票出现任何问题,他也未提出过具体证据。  其他不强制要求通信投票的州,选民可以依法选择通信投票,但各州在事先登记通信投票以获取选票上面各有政策,确实面临选务混乱的隐忧。  各州对选举日期的看法非常一致。共和党籍新罕布什尔州州长苏努努(Chris Sununu) 就指出,“不要搞错,新罕布什尔州的选举将会在11月3日举行,没什么好说的。新罕布什尔州的投票系统是安全、可靠和保险的。我们已经100%做对了100年,今年也不会有所不同。”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需要每两年举行一次选举,就算总统大选延期,依法也应该在2020年内举行。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国会被问到总统是否可能延迟选举的看法时表示,他从来没研究过这问题,“我从来没被征询过这个问题。”  无论选举是否如期举行,特朗普的任期就是到2021年1月20日为止,届时众议院议长将是第一代理总统。但是有分析指出,如果总统大选被推迟,国会选举也大概率无法按时举行,因此到了2021年1月20日也不会存在一位合法的国会众议院议长来代理总统职务。  选举的权威性屡遭质疑  特朗普寻求选举延期被认为是为了在大选后质疑选举结果的正当性铺路。对于更改选举日期的争论也反复出现。特朗普本人在今年4月公开表示,“我从来没想过更改选举日……为什么我会这么想?11月3日,这是一个好数字……我非常期待这个选举。”  但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女婿库什纳5月又告诉《时代》杂志,他不确定11月3日选举能按时举行。在引起舆论反弹后,他又表示 ,“我不清楚、也没有参与任何是否更改投票日的讨论。”  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特朗普的支持度一直落后于民主党对手拜登。根据7月30日公布的盖洛普民调,特朗普执政的不认可度达56%。另一个由“投资者商业日报”进行的调查则显示,对特朗普执政不认可度达52%,对两名候选人的支持度分别为拜登48%、特朗普41%。另外,特朗普在主要摇摆州也都落后对手拜登。  尽管选举日渐逼近,特朗普一直引以为傲的美国经济表现因为疫情无法控制而反弹无力。在特朗普发推文建议延迟选举几个小时前,行政部门公布的第二季度经济数据显示,GDP下滑32.9%,创下美国历史最大衰退记录,国内失业率维持在14.7%的高点。  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选举法教授加德纳(James Gardner)6月就发文警告,美国总统大选的合法性可能面临“被严重挑战的危机”。他指出,特朗普自上任后就开始制造选民对选举制度的不信任,“特朗普宣称‘个人亲自投票’造假,现在他又加上通信投票造假,明显是指整个投票系统造假、不可信。”  特朗普在选举造势场合多次对支持者表示,这次选举将会遭到造假。在亚利桑那州的造势活动上,他就表示,“这将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腐败的一场选举。”  加德纳补充说,因为疫情的影响,如果投票率过低、个别共和党州政府利用疫情制造投票的困难等,都可能被当作质疑选举正当性的理由。  特朗普近期在福克斯电视台接受华莱士(Chris Wallace)访问中被问到选后会不会接受结果时表示,“我得看看……我得看看。” 随后特朗普又补充说,“我不会只是说‘是’,我也不会只说‘不’,我上次也没这么做。”  加德纳警告,美国解决选举正当性争端的法律非常不完整,“如果某个州出现错误,但选举结果又十分接近时,像2000年在佛罗里达发生的一样,届时这个州的选举法可能就决定了整个国家的选举结果,公平性将受到伤害。” 点击进入专题:聚焦2020美国总统大选亚博| 首页